新竹算命師推薦之婚姻勸合不勸離?

        王x秀女士原是新竹人,2013年末經由朋友介紹來到博士命理求測。展開八字以後採問答方式進行,王女士詢問了有關財運、子女、身體健康等等的問題,回答的內容與她的人生軌跡驚人的相合,令她不禁感嘆人生的確有既定的命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.

王女士自進門之後,臉上始終充滿著笑容,讓人感覺性情和善、生活愉悅。但事實卻不是如此,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隱藏自己的情緒,想要考驗算命師的預準水平。就在感覺測算已接近尾聲,她正要離去之前,她忽然說到:「老師,順便測一下婚姻狀況吧?」接著露出了一派輕鬆的笑容。這個淺淺的笑容讓我差點掉進了她陷計的陷阱中。先看看她的八字吧!

 

王女士是民國五十年生,她的八字以及大運如下:

 

辛丑年     戊戌月    丙子日    癸巳時

 

 

    我仔細分析她丈夫癸水的信息以及夫妻宮的信息數分鐘之後,我告訴她,她的婚姻狀況很不理想。仔細一點來說,尤其是自癸卯大運,也就是49歲以來,情況更是逐漸走下坡,越來越壞。王女士故做鎮定地回答說有這麼糟嗎? 表情略顯僵硬,不若先前那般地輕鬆自在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分析後我接著說,今年你丈夫對你非常無情,簡直可以說是騎在妳頭上,狠狠的剋妳,對妳造成很大很深的傷害,令妳傷透了心。

 

    分析到這裡,王女士終於忍不住情緒潰堤,嗚嗚地哭了起來。她哭了幾分鐘後,收拾起傷心的情緒,向我訴說她婚姻的不幸。接著她又問,我的婚姻確實在49歲以後出現嚴重的危機,老師能否看出來,到底是什麼原因? 當事人考驗我的功力來了。

 

    我仔細分析了數分鐘之後告訴王女士,由於怕破壞別人婚姻,一般這種事除非當事人詢問,我是不會主動告知的。我說造成婚姻變化的原因在於妳老公走桃花運,他外面有女人了,最遲應該在2011年就開始了。

 

 

    王女士回覆,確實在那個時候,她就風聞丈夫外面有女人,但他始終不肯承認,一直到今年,剛好被王女士在街上撞見,原來那女人王女士也認識,回家之後,夫妻倆大吵了一架,老公在盛怒之下,還動手打了她。

 

由於王女士對於我的預測完全信服了,她才告訴我實情,她此次前來,最重要的事就是要預測她的婚姻狀況。她目前由於受到家暴,正受到社服單位的安置當中。因為她丈夫透過小孩傳話,向她認錯,甚至要來跪求她能夠回家。這些舉動似乎顯得他誠心悔改,她坦言,有點心動了。

 

不瞞您說,王女士透露,到博士命理之前,她已經到過其他兩位老師那兒測算過了,地點都在新竹。但朋友向她推薦博士命理的劉老師測算神準,因此,她才特地到我這兒測算。當然,她並不透露其他兩位老師的看法。

 

一般算命師碰到這種情形,不願意擔負破壞人婚姻的責任,都會勸和不勸離,要當事人多忍耐忍耐就過去了。但我總覺得這種心態太過於鄉愿,也失去求測人想要透過命理專業預知前程的負託。

 

當然,面對當事人這種預測要求,壓力之大可想而知,也只能秉持自己的命理專業照實說了。我足足分析了好幾分鐘之後,我告訴王女士,妳丈夫的悔恨只是一時的,他將來還要再犯的,到了晚年,不僅不會漸入佳境,情形只會越來越壞,切莫抱持不切實際的幻想。

 

    

   

王女士聽聞我的斷語,進一步問她應該如何應對丈夫的求情。我說如果不能離婚,最少不要繼續住在一起對她比較好。她略顯驚訝,她坦言沒預料到我會說得那麼篤定、直接。

 

她並且告訴我新竹兩位老師的看法,大致上都叫她多忍耐,久而久之,就能雨過天青了。我問她,這兩位老師對她婚姻狀況的預測準確度如何? 她回答第一位測她婚姻很好;第二位說她婚姻略差,主要差在老公收入不佳。

 

我反問她,三位老師誰測得最準,最符合她婚姻的實際狀況?她回答我的預測最準,最能符合她的情形。我說既然這樣,她應該知道如何抉擇才對。我再看她的面相,兩耳貼腦,眼神又無神,逆來順受之相。於是我狠下心來又多說了兩句。

 

我說妳這次被打,頭部都見血了,對吧? 王女士很驚訝地點了點頭,問我說這也是從八字看出來的嗎? 我告訴她,我並不會通靈之術,這些當然是從八字分析出來的結果。我說妳這次選擇原諒妳丈夫,我跟妳保證,絕對還會有下一次。

 

 

聽完之後,我可以感覺到王女土的沮喪,但一會兒之後,她的眼神轉而篤定,似乎已經知道該如何走她人生的下一步了。於是我指點她在在服飾方面該如何穿戴,才能夠有效調理氣數的方法。王女士向我數次道謝之後,離開了博士命理。

 

我常說,「算命」,能夠預知人生的起伏順逆,讓你預先規劃,「趨吉避凶」。真正達到「改運」的效果。如果王女士能夠慧劍斬情絲,那麼她就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,走向陽光普照的路上;如果經過我的論命之後,依然選擇隱忍,那麼肯定將不斷地受到傷害,則算命對她一點幫助都沒有。我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祝福她能做出有益於人生的正確抉擇。

.

 

感情走到這裡,分手也許比較快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一般留言

  1. 博士:

    再次謝謝你的解答!

    昨晚睡夢中不斷思考你這命例, 想得我暈頭轉向, 一些想得通, 一些想不通, 尤其是「妳這次被打,頭部都見血了」這句斷語, 想到頭爆都想不通!

    這篇文中, 「但我總覺得這種心態太過於鄉愿」這句中「鄉愿」一詞是台灣用語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